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万法无咎 > 第一百五十三章 拙策巧思 慎勇之择
听书 - 万法无咎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百五十三章 拙策巧思 慎勇之择

万法无咎 | 作者:巡山校尉| 2020-10-17 17:45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此时龙方云、金志和等人,面目皆审慎无比,显然一口心气都提了上来。

唯归无咎虽然目视前方,但神思却并未落在战场之中,反而跳出拘囿,以一种更超卓的视角,评断此局成败。

复盘战局,看似是乐思源暗使诱敌之计,摆了银甲人一道。

但是宏观来看,战局陡然紧张的起点,便是因那银甲人不按常理出牌,提早上前挑战;恰恰尘海宗、星门联盟,才是被动应战的一方。乐思源的手段,不过是猝然迎战的变着而已。战术上固然高明,但战略上依旧是对方占据主动。

而且对手既抢先出手,便极有可能布置了预备万一的手段。

若是冷静判断局面,尘海宗一方的最优策略,依旧是结硬寨打呆仗,遣出足数早有死志者如丁元吉辈,一一填上。待得六人、七人之后,银甲人自然会选择暂避锋芒。

然后,回归于前十余战犬牙交错、十死九伤的换命格局。

而尘海宗一方之所以未能做出最正确的判断,是因为“紧云环”的战法仓促提出。此法表面上立足于“速战”,其实际用意却是加大斗战伤亡比例,制造心理压力。

面对这等突发状况,龙方云、尚明博、乐思源等人未能思量清楚,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。

所以,步步推导下来,若是乐思源果然中计,那并非是乐思源冒进;在龙方云忧虑伤亡过大、向归无咎请教对策之时,失败的种子便已埋下了。

另有一处致命的要点不得不提。

“紧云环”斗法所换来的好处——每人一次退而返场的机会——看上去实惠已极,但同样是暗藏条件的。

那就是,唯有在争斗开始之前主动退却,此约才算生效。一旦决定参战,那胜负一定,同样无法挽回。

若是应战安排不当,这所谓的“优势”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。

回味清楚之后,归无咎心中晓畅无比。

武道中人,虽无有仙门中那等精妙之极的算计,但是并不意味着无有智力的较量。只是其策略运用,颇类其道术之风,看上去古拙奇崛,似乎平平淡淡;仔细品尝,却又极有味道。

战局之中,忽地传来“嗤”一声锐响。

归无咎回过神来,心意为动,抬首细观。

众修交手引动天音,皆是如黄钟大吕,瓦釜雷鸣。似这尖锐之音,却是第一次出现。

异象不止于此。

迄今为止,银甲人的手段,与归无咎五次电光火石一般的交手相同,皆是只闻其声,不见其形;清流一击,鸣响铮铮。可谓极得返璞归真之妙境。

但眼前这一击,随着银甲人双拳一推后,其身上蓦然冰光盈盈,白雾四散,好似在冰窖之中冻上数百载后新鲜出炉。

只在刹那之间,冰气一合,宛若利剑直击。

拳势极速接近。

按照“回身势”的手段,如此局面之下,二人之攻势便宛若两块同极磁石,愈是相近,相斥之力便愈大。在两股力道间不盈寸之际,二力骤然回转,返施己身。

然而,随着“啪”的一声,二力却是轻轻一合,正面碰撞在一起。

无论是乐思源,还是观战的龙方云等人,这一下都是猝不及防。竭力收起心中的恍惚之念,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:

“回身势”已破!

乐思源的脸色陡然沉重。

尽管二力只是相较一瞬,但他已清楚验明,银甲人武魂气机之运转虽然微有紊乱,但是受创却远较自己想象为小,至多只接近“二创”而非“四创”之后的形态。

此法既破,死斗便不可避免。

孰料银甲人微微抬起右拳后,却主动止住身形。

他开口了:“其实为了治疗伤势,本人亦不在最佳状态。”

其音果然如其先前之笑声一般,异常宏阔有力。

银甲人续道:“若我所料不错,你这门‘回身势’的手段,乃是九九品的上乘异术。此术为我所破,意味着什么,你心知肚明。所以,你若认输,便可自去。我给你思考的机会。”

乐思源瞳孔陡然一缩。

银甲人幽幽道:“当然,你也可以赌一赌。试想,我若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败你,此刻又何必好意提醒呢?或许本人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,你轻易便可胜之,也说不准。”

乐思源心意从来坚凝无比,此刻不知为何,却没来由的涌起一阵烦躁。

异术手段,本是应对“失衡未谐”之境下的针对性作战。譬如“回身势”,便是应对武魂气机未谐时的手段。

但是罕有人知的是,异术手段之用,除了如照方抓药一般的“奇变之对”,更有一个特殊的衡量指标,号称“奇正之比”,同样是衡量一门异术实用性的关键标准。

所谓“奇正之比”,是说不考虑对症下药,单说相较于大巧不工的全力一击而言,奇兵战力,等若正兵几成?

传说之中最上乘的秘术,号称“九九九九品”,言下之意,力量损耗只得万分之一。若与战力相当的敌手交战,哪怕在奇变妙用未曾发挥效用的前提下,亦能与敌正面交手千百回合不落下风。若是其中的诡变手段一旦生效,更可以一举致胜。

此术之用,风险极小而收益极大,几乎可以当做斗战常法来使。

如今纵然是十二巨擘宗门一流,此等品阶的异术,因为传承不全的缘故,也早已封存。

如今传之于世的,就连亚一等的“九九九品”异术,也甚是罕见。现存品阶最高的,大致是与“回身势”品阶相同的“九九品”。

银甲人能够一击破解“回身势”,其实暗藏二理:

其一,银甲人所受之创,已能完全自制,再也难加以针对。

其二,银甲人此时本身战力,至少达到乐思源的百分之九十九。

两个条件,缺一不可。

现在,银甲人此问,就是将了乐思源一军——

你敢不敢赌?

若银甲人战力在十成战力的乐思源之上,此战结果不问可知。

若去赌银甲人现今之战力,在乐思源九成九分之上,十成之下。那么一旦生死相搏,便是乐思源的胜机。

休看只是百分之一的狭小区间,似乎毫无容错可言。但乐思源本是道行精湛之辈,几乎到了明月境中登峰造极的层次。百尺竿头,每进一步,亦是难如登天、何况银甲人小有微损,战力在他九九分之上、十分之下的区域内,也未必没有可能。

有一事不可不提。

如今二人是动用“紧云环”相搏。一旦决定“正常”交手,便无有拆解之余地,几乎注定会有一人陨落于此。

乐思源眼神略有飘忽。

刹那间,许多念头在他头脑之中浮现。

此战一举获胜的收益;当众退却,名望大损;身为一代天骄、尘海宗众望所归的责任;在近道之前,中道崩殂的风险;不争一时得失,退一步开阔天空……

刚勇与鲁莽,怯懦与审慎,名同实异,只在一念之间。

银甲人似乎心平气和,好整以暇的等候乐思源做出抉择。

过了约莫百余息后,乐思源猛然一抬首,道:“我输了。”

言罢,便默然回返。

归无咎暗暗点头,乐思源并未为盛名所累,还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。以归无咎眼力来看,银甲人受创,其实较乐思源之判断尤小。至于他是如何做到的,此时依旧是一个谜团。

赌这百分之一,其实甚为不智。

只是尚未想明白的是,银甲人既然有绝大的把握斗倒乐思源,果断出手便是,为何要放他一马呢?

乐思源落定之后,龙方云、尚明博等人,俱相对无言。

尚明博轻轻叹息一声。

乐思源也是脸色半青半白。

尽管他心中确信无比,自己道念无差,最终做出了正确的选择。但是不战而退,到底难以言勇。

良久,龙方云才道:“此战失利,我之过也。”

这一句并非是客气话。此刻龙方云也已经回过未来,自己用心不狠,急求全胜,才是致败之因。

金志和目光转动,有意无意间落在归无咎身上。

龙方云也微有几分不自在,他原本巧用心术,本是要最大限度的借用归无咎之力,心中算盘绝不再少。未想到了此时,归无咎竟成了唯一可以倚靠之人。

归无咎不露声色,言道:“归某尽力而为便是。”

急忙伸手止住众人感激恭维之言,归无咎纵身而上,六度出阵。

中天之上,银甲人见归无咎出阵,冷笑一声,便要回返,照例避战。

归无咎转身拦在身前,道:“道友且住。何故避而不战?”

银甲人道:“本人先胜一阵,大有损耗。避战休息,有何不可?”

归无咎长笑一声,言道:“阁下若退去,也可。只是,本人就要赖在这里不走了。先前胜一人便即下场的情形,不会出现。”

银甲人本不再理会归无咎,径直离去。此刻闻言,不由僵住,道:“阁下并非尘海宗、星门嫡系。须知天梯机缘,未止一处。何必冒着偌大风险,为其卖力?”

归无咎淡淡道:“我自愿意,你能奈我何?”

银甲人哼了一声。

归无咎忽地一笑,言道:“阁下连战五人。我也不占你便宜。似尘海宗那四位之战法,想来贵派也有相似手段罢?不如贵派依例遣出五人与我交手,然后阁下再行出阵,如何?”

银甲人沉默片刻,竟讲价道:“魂祭之术虽妙,终非与那位乐道友一战的消耗可比。若你能先战我方八人,本人便与你一战。”

言罢,他头颅微扬,似有激将之意。

归无咎果断道:“甚好。成交。”

银甲人见归无咎应的果断,又冷笑了一声,转身下场。

归无咎却心中一振,如愿以偿了。

他可无心为尘海宗一方卖力。

之所以如此决断,是窥见“武魂祭法”这道底牌后,他又有了新的判断,急需印证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