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山河相制 > 第435章 聪明的右相(1/8)
听书 - 山河相制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435章 聪明的右相(1/8)

山河相制 | 作者:我渴望力量| 2020-10-17 17:47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帝国多贤良。

右相对着老皇帝说道:“圣上!如今各地流民四溢,奸商买卖粮食火器。微臣以为,应当果断的对那些流民进行管制,对商人进行处罚。”

这几年来,朝廷换了很多老人。

当年那个文采飞扬的右相蹲了天牢,左相则是贪污逾越被杀。

帝国的右相,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右相了,连带着权利都减弱了许多。

老皇帝对这种话听得多了,他继续头也不抬的处理着手中的公文,对一件件事情进行批复。

右相继续说道:“商人随时都可以杀,真正要管的,还是那些流民,这些人若是不能待在属地里好好耕作,对于国家来说是一件坏事。”

“国家对各地的百姓都是优待有加,正是因为长久的优待,让很多人都逐渐忘记了朝廷的威严,不知道感恩。”

“臣查阅了各地的粮食产出和税收,认为这些年来很多人都已经吃饱了饭,家里有了足够的存粮。”

“这是不行的,百姓吃饱了饭就不会与国家同心,也不容易被国家驱使,这不利于各地的管理。”

“臣主张加税!增加对各地百姓的田税和人头税,并且禁止商人之外的人离开家乡,通过税收来让百姓勤恳种地,让国家富强!”

右相上来已经有几个月了,眼下就是需要做出点政绩的时候,所以为了自己,也为了这个帝国,他正在兢兢业业的想办法。

老皇帝依旧是无动于衷,他继续批示着文件,右相的话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一句能让他信服。

粮食粮食,哪个地方缺粮食了?嗯?哪个?

除了冰天雪地或者寸草不生的几个地方,哪个地方的粮食不是足足的?

就算是产粮少的,也可以根据当地的环境自己想办法,或者是捕鱼,或者是养殖。

朝廷也会送粮食给那些地方,反正全国各地的粮食每年都是富余。

在龙州通州山州炎州等多个地方,都有着能吃许多年的储备粮。

龙州更是有一个全国最大的粮仓,可以仅凭一州之地供养全国人口。

不论是加税还是收粮,都无法解决眼前的问题。

老皇帝也不觉得这人能够解决问题,听他在这里说话,主要是习惯了办公的时候有人在旁边说话。

除了睡觉休息的时候,老皇帝更喜欢热闹一些,反倒是特别安静的时候难以静下心来处理事情。

右相并不知道自己正在扮演着什么角色,在看到皇帝无动于衷后,就继续说道:“臣有九策可治国安民!”

“第一,将户籍制度分为州、府、郡、县、镇、乡、村,县级以下不得从事耕种之外的营生,除了自己吃的外,每年都要缴纳份额的粮食作为土地税,也不得出售粮食家禽,不得去别处工作打杂。”

“如果这些人从别处赚到钱,那么他们就不会感恩朝廷。”

“如果这些人从别人那里得到恩惠和保护,那么他们就会轻视官吏。”

老皇帝对右相的治国九策也就是听听罢了。

在老皇帝看来,这个右相不算是傻子,但也不是什么人才,就是那回事了。

龙州官校里毕业的人才,怎么说各方面的成绩都是比王兰陵要高的,也比王兰陵更加关心国家大事,更起早贪黑的替姜家人琢磨着驭民之术。

然而也就是听听罢了,老皇帝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点事情?

他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,这点东西本身就是存在于人性之中,不如说是一种本能,社会规则,知道的造就知道,不知道的,也不会知道。

大概就是下雨看天的时候听到旁边人说,今天下雨了啊。

正在老皇帝听着右相的声音处理公务的时候,一个穿着军官服的太监走了进来。

“圣上,姜镇海求见,说是苦思了许久,想到了一个对国家有益的提议,想要让您来审阅。”

老皇帝对姜镇海的名字还有印象,毕竟算是自己孙子辈里少数几个有能耐的人。

只是很多地方实在是太幼稚,跟在自己身边一段时间后,很多地方都接连出问题,于是就让他安心在官校里学习了。

“直接找的我吗?”老皇帝并不在意繁文缛节,也不在意规矩不规矩的,怎么简单怎么来。

侍卫说道:“是,并未去见其余大员。”

老皇帝听到后,便说道:“既然是自信满满,就让他进来吧,我也看看他能想出什么好事情。”

对待自家人和外人,老皇帝的态度自然是不一样。

很快姜镇海就走了进来,并且手上还拿着一份类似合同一样的纸张。

“拜见圣上!”姜镇海恭敬的和这个祖宗问好。

老皇帝直接说道:“东西给我看看。”

旁边的侍卫很快就将姜镇海手里的东西承接转移到了皇帝手里。

右相站在一边,双眼目不斜视。

对聪明人来说,很多事情看一眼就够了。

在右相看来,这个姜镇海和皇帝的关系并不好,从对方需要中间人才能把东西传给皇帝就可以看出来了。

早些年的姜克敌,可是可以直接把文件交给皇帝的!

虽说只是偶尔,但是这种信任就代表着一种权利!

正如王兰陵所想,帝国上下很多人,龙州百分之八十,龙城百分之九十,满朝文武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,都在关注着老皇帝的身体健康。

老皇帝和手下的人一直都在进行着一场竞赛,看谁能熬。

这些聪明人,时时刻刻都在观察和揣摩着皇帝的想法和表现。

先皇都玩不过这群人,只不过寿命长,再加上是武帝,下面的人才没有太过放肆。

老皇帝就不一样了,他在武功和军事方面不如他爹,但是守家的能力绝对是比他爹强的。

帝国烂成这样儿,真和老皇帝没多少关系,先帝留下来的就是一堆隐患。

老皇帝不把先帝的那些功臣和贵族收拾干净,现在的问题只会更多。

收回国有资产,建立姜家人和皇家所有的皇庄,客栈等营生,同时减少和逐渐收回一些贵族的领地和待遇,也没有加过税。

但不论怎么说,只是冲这人杀了那么多大臣这点,他死了之后就会被文人安上一个暴君的评价。

老皇帝很快就认真了起来,在看到一半的时候抬起头看向了姜镇海。

“这是你想出来的?”

姜镇海的双腿有些发软,好在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做了。

“是……是我所想!”姜镇海承认了自己的事情。

老皇帝询问道:“可曾与别人商量过?”

姜镇海不敢隐瞒,说道:“与我父亲还有先生说过这个,但他们只是说可以,并没有提供太多意见。”

老皇帝对姜镇海的父亲也是知道一些,一个成天把时间放在钓鱼上的废物。

只是想到这点,就想要按着他的脑袋,让他到鱼塘里好好清醒清醒!

不过也就是想想,老皇帝没有那么残暴的,他的废物儿子也不是就这一个,现在都是眼不见,心不烦,胡乱打发到地方上去了。

若不是姜镇海的话,老皇帝是不会让那种废物回来的。

“我再看看,学校确实是个好地方,现在的你想事情,比以前周全多了。”

老皇帝对这个孙子很满意,满朝文武想了一个多月也想不出来的办法,他想到了!

“是!”姜镇海忍着心中的激动,努力平静的答应了下来。

右相看着姜镇海那努力压抑激动的表情,觉得这人的礼仪课成绩肯定不好,连这点情绪都隐藏不住。

朝廷大员首先是要有威严,要不苟言笑,就算是遇到再大的事情,也不能笑出来,他们可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。

不过,到底是什么事情呢?

右相很好奇这个姜镇海是给皇帝看了什么,明天又是要讨论什么事情。

如果提前知道题目的话,那就有足够的时间去查阅资料,去解题!

只是皇帝并没有让右相知道的意思,而是在姜镇海走了之后,对着右相说道:“你继续说。”

右相看到老皇帝对自己的意见很在意,就恭敬的说道:“是!”

“第二策,流官!官员既是维护朝廷威严的基石,也同样是动摇朝廷根本的问题所在。”

“百姓们爱戴地方官员,怀念某个人,是因为觉得朝廷对他们不好。”

“百姓们痛恨一个官员,也会跟着认为是朝廷的原因。”

“所以臣认为,地方官员的权利应该得到限制,只是依靠知事来人治,很容易出现一些问题,应该是利用法治来规范各地官员的权利范围。”

“建立一套晋升机制,让一些贤人在名声好起来之前,就升迁到别处,换人接管并打乱原有的改动。”

“一些人为恶之后,自有巡检司来处理事情。”

“这样善者为朝廷带来秩序和美名,又解决了尾大不掉的问题,而解决惩治贪官污吏,也有利于朝廷威信的建立。”

右相将自己对这个国家的建议说了出来,他的九策都是针对帝国存在的各个问题提出的解决办法,从各个角度来解决问题。

听起来很厉害,别说是九策了,就是一策下去就能让王兰陵这种地方豪强伤筋动骨。

但也就是这样了,老皇帝比这人明白的多。

执行不下去。

杀人的命令执行下去很简单,也能百分之二百的做到。

但是这九策的任何一策,执行下去都非常有难度,而且还需要一批专门负责这个的部门。

比起右相的九策,老皇帝还是更在意姜镇海的这个收费公路的提议。

这个提议,简直是一项创新!

收费公路,把土匪做的事情,正当化的作为官家要做之事!

关卡费、过路费、入城费,这些很多地方都有,但老皇帝依旧是认为,这个收费公路的提议,是一个比收费公厕都要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创新壮举!

一般人,真的是想不到这个啊!

老皇帝看着看着,就想到了王兰陵。

老皇帝对着身边的太监随口询问道:“我想起了黑水县的王兰陵,那人的收费厕所建的怎么样了?”

姜镇海虎躯一震,双目猛睁。

很多人,都忘记了王兰陵是大粪司起家。

很多人,也忘记了王兰陵提出的收费厕所事情。

姜镇海就忘记了,以至于此时后脊发凉,满脑子都是收费厕所和收费公路!

太监小心的说道:“这个不知,我这就让人去查查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老皇帝看向了姜镇海,“你去查一下这个事情,把收费厕所的事情,纳入到这个收费公路里面,我觉得这两个很合适,你觉的呢?”

老皇帝还是询问了姜镇海的意见,他觉得收费公路这个建议,太好了!

“是!很合适……”姜镇海现在脑子有些不灵光了,他此时正处于惊吓之中,像极了没写作业被老师关心的小学生。

老皇帝点了点头,外面人哪里有自家人用的放心,所以也没有找王兰陵回来做这个,而是直接让姜镇海负责这些。

王兰陵只是一个臣子,立不立功无所谓,姜镇海立功才是应该的事情。

老皇帝看不出来,但是旁边的右相看着姜镇海的表现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。

有问题!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